您的会员账号:
网站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章内容

老骑楼,见证海口商业风云

[日期:2014-05-02]   来源:网络  作者:转载   阅读:0[字体: ]

 1937年,两位美国记者尼克尔·史密斯、雷昂那德·克拉克为海口骑楼留下珍贵影像。 

新改造的海口水巷口街骑楼一角。

大亚酒店内部依然可见当年的气派。

王先树像。

 民国时期,海口水巷口老字号“南富记”老板符宛中的妻子在自家店铺外的留影。 

海口中山路老街骑楼,这里是许多老字号聚集的地方。

  民国以后,海南的政治、商业和文化中心逐渐由承载琼州历史的府城,转向相对年轻的海口;历经琼州府城的“所城”、外城、商埠的身份嬗变,海口老城区上演过诸多政治、革命和军事事件,也走过了经济的一度的繁荣。

  以骑楼老街为载体,透过斑驳的外墙和残存的商号,今天的人们依稀还能看到这里往日的熙熙攘攘;这些依然矗立的、带着浓重南洋文化气息的建筑,见证了当年海口作为全岛商业中心的繁华和荣耀。

  早上8点多,海口中山路在店铺卷闸门开启的声音中苏醒。作为海口著名的老街,中山路上骑楼依旧,商业招牌令人眼花缭乱。

  和中山路一样,在得胜沙、博爱路等骑楼老街,浓厚的商业气息依然延续。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虽然店铺依然林立,但已经陈旧不堪的骑楼老街,却难显其旧时堪称海口商业中心的繁华。

  于是,海口开始了对老街骑楼的改造。如今,作为海口老街骑楼改造的一个样板,海口水巷口路段的10栋骑楼已经基本修缮完毕。

  等待着被改造的还有中山路、博爱路等老街。按照规划,海口骑楼建筑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综合整治项目的总体规划范围为长堤路以南,龙华路以东,和平路以西,解放西路、文明中路以北围合部分,其中,项目一期工程启动示范区范围为新华北路—长堤路—水巷口—博爱北路—解放东路所围合的区域。在海口市的蓝图中,这个投入40多亿元进行修复的南洋骑楼历史街区,将被打造成集旅游观光、特色购物和展示城市历史的商业综合区域。

  随着骑楼老街的改造日渐推进,越来越多的人们对它们的前世今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海口骑楼老街的历史,也只是海口一千多年商业发展史中的一页。

  海口骑楼老街的由来,跟海口的港口开放通商息息相关。在与内地往来的贸易中,位于海岛最北端的港口城市海口显然比其他地区更有优势。

  千年海岛商业中心

  史料记载,海口的商业崛起从宋代开始。

  如今的海口老街区包括宋元时期的海口港以及白沙一带。得益于当时宋朝对海外贸易的重视,当时的海口港已成为了南洋各国商船的寄泊港。

  南宋时期,海南与泉州、福州的贸易尤为兴盛。赵汝适的《诸番志》描述了当时海口贸易的盛况:泉州商船载酒、米、面粉、纱绢、漆、瓷器等来琼州,正月出航,五、六月间回航,输入槟榔。《舆地纪胜》也说:“琼人以槟榔为命,产于石山村者最良。岁输闽、广者,不知其几千万也。”

  在历经了游牧民族掌管的元朝和实施海禁的明朝后,清朝的海口港又恢复了活力。据1826年出版的《亚细亚杂志》“海南岛”一文中记载:“当十九世纪初叶,每年由海南开赴暹罗的民船者不下四十只,开赴交趾支那北部的通常有五十只。船的载重有百吨乃至一百五十九吨,这种从事外国贸易的船,虽然是小型,但为数甚多。”

  随着外贸及外国轮船如潮而至,从此,洋棉纱、石油等洋货进入了当时海口人的生活,但海南特有的家庭工业则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而海口输出的货物,则以生猪为大宗,输出税年达四万两。其次为牛、麻布袋、槟榔子等。

  进入民国时期,海口迎来了商业的繁荣时期。当时海口市区只有不多的5万多人口,但却商铺林立,涉及诸多行业。1935年5月,当时的琼崖实业调查团对海口商业进行了调查,统计当时在海口共有涉及杂货、五金、九八行(代理业)、织造业等35个行业的572家店铺。

  清末民初“五行”叱咤风云

  提及海口商业发展史,清末民初的海口市“五行”成为绕不开的话题。出于联络乡情、维护同乡利益的目的,同乡的外地商人们相继在海口设立会馆,作为聚会的场所,于是,清末民初在海口闻名一时的“五行”———“福建行”、“潮行”、“广行”、“南行”、“高州行” 逐渐成立。

  “福建行”是由泉州、福州等地商人开设的商号组成。他们先设“漳泉会馆”于白沙门上村,后设福建会馆于水巷口路。会馆先后由富商邱景祥、陈济川主持。邱景祥开设“邱厚生”进出口业于博爱北路,又设“邱厚生米店”于中山路,因善于经营,发展成为海口市三大富商之一。陈济川开设的“陈嘉庚公司”则位于中山路。

  “潮行”即“潮州行”,是由潮州、汕头等地商人开设的商号组成。“潮行”的会馆经费来自本行各商号,按进出口货物计算,每件交纳光银贰角。这个数字在当时相当可观。因此,潮行先后在中山路、新华路、解放西路和振东街,共购置铺宇十六间,并接办了一间小学———潮海小学。

  “广行”商号中最为著名是正合号、正益号、正兴号、正昌号、正安号、正利号和正祥号七所商铺。这些店铺大都集中于博爱路,且商号的主持人皆来自佛山,都姓谭。“广行”的商铺,铺宇宏大,实力雄厚,也被人们誉为:海口七正。

  “南行”则指的是由海南籍商人所经营的商号。“南行”的商人们主要经营土特产进出口、布匹、百货、旅店等行业。工业方面,则以小五金生产、纺织业、制革业、印刷业、皮箱业等为主。而“高州行”则以经营烟叶、竹器、缸瓦、葵扇、铁锅等为主。

  这“五行”都有过各自兴旺发达的鼎盛时期。早期,“福建行”和“潮行”的商人以其出色的管理能力,最早发展起来。但凭借可靠的“大后方”,“广行”后来者居上。“广行”可靠的大后方就是全国四大名镇之一的佛山,有家乡同业者的支援,在上世纪一二十年代,“广行”在“五行”中名列前茅。

  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又出于天时、地利、人和、语言等方面的优势,上世纪二十年代后期起,“南行”进入其发展高峰期,成为后起之秀。他们中的“安记”、“旭记”便是当时海口市数一数二的大商行。

  商会“通商情,保商利”

  随着商业的迅速发展,海口市场逐渐扩大,商人开始有了筹建商会的意愿。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海口商会”在南门内街(今博爱南路),首届会长是“瑞隆号”的主持人陈家富。

  据记载,陈家富为海口市海甸二庙人。他主持商会工作时,在园内里创办“养子堂”,收容弃婴。1914年初,陈家富与海外琼籍华侨一起资助国会议员林文英回琼恢复创办《琼华日报》,宣传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思想,揭露袁世凯妄图复辟帝制,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罪行,深受群众欢迎。同年3月29日,陈家富被袁世凯亲信龙济光授意部将琼崖绥靖督办陈世华秘密抓捕,4月2日夜,与林文英一同在琼山县府城第一公园(今琼山工人文化宫)被枪杀。

  到1919年,海口已有商店四百余间,当时国家农工商部规定,凡通商口岸准成立总商会与分会藉以联合商情共谋商业之发达。海口是通往东南亚的必经之地,于是改为“海口总商会”。

  1930年,海口总商会换届,改为海口市商会。商会改设主席。这届的商会主席是海口海甸人毛泽海。他是当时位于中山路64号经营“民兴汽车公司”的主持人。

  上世纪30年代末期,海口市商会商店会员从最初的三百多户发展到了一千余户,其中不乏像“安记”、“旭记”、“精华”、“裕大”等这样实力雄厚的商家。

  无论是“海口商会”、“海口总商会”还是“海口市商会”,商会的宗旨总是“通商情,保商利”,起到维护和发展民族工商业的作用。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商会还为海口市的公益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现在的海南中学前身琼海中学、海南省医院前身琼州海口海南医院的建立,都得到了商会的大力支持。而如今,随着时代的变迁,商会当年的义举只能从史料中查询。唯有那时出于为市民和进出海口港的船舶提供计时设施、方便人们工作生活而由商会发动建造的大钟楼,如今依然矗立于长堤路和中山横路的交界处。

  浓重的商业气息,代理业、百货业和餐饮业的发展,催生了海口老街的一个个品牌商号。尽管岁月逐年遮盖了它们往日的容颜,尽管它们渐渐被遗忘和不为年轻人所熟悉,但是,它们毕竟是那个年代的见证者,更是这个城市的一段历史记忆。

  当64岁的符文秋站在修缮完成的水巷口10栋骑楼前,望向最靠内的那间三层骑楼时,儿时的回忆又猛然溢了出来。那间骑楼的门楣上雕刻着南富二字。这间名为“南富”的店铺,在解放前属于符文秋的父亲———从事办庄的文昌商人符宛中。

  “这一带那时候可热闹了,一排过去全都是做生意的商铺。”虽然当时符文秋年纪尚幼,对于家族老字号的记忆几乎是空白,但即使时隔将近半个世纪,这一带商铺林立的繁华景象却依然深刻在她的脑海中。

  负责修复骑楼的海旅集团总工程师刘涛介绍,在对水巷口10栋骑楼修复的时候,他们在骑楼的门楣上发现了6家老字号,南富、泰和丰、旭记都在其中。刘涛的另一个身份,是海口骑楼老街文化研究会秘书长。研究会在骑楼老街中,已经挖掘出了不少老字号。然而,让刘涛烦恼的是,除了旭记、裕大等几家著名的商号外,其他大部分商号的资料都无从得知。

  而关于这些老商铺的材料,早在七八年前就开始对海口城市历史进行研究的海南师范大学教授张兴吉也只能从一些零碎的历史材料中拼凑出来。在张兴吉看来,海口的商铺资料保存不全,其中一个原因与其规模不大,经营时间不长有关。店铺负责人更迭太快,加上政权的动荡,海口很多商铺倒闭十分频繁。因此,想挖掘这些商铺的故事并非易事。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对这些商铺零碎的记载中,一探海口当年商业的繁荣景象。而这些涉及诸多行业、数量繁多的老字号,也是昔日海口商业最好的见证者。

  九八行:海南土特产从这里销往外地

  海南地处热带,物产丰富。海口市是海南岛水陆交通的枢纽,岛内土特产集散、贸易在此,因而九八行(土特产代理业)十分发达。各县商贩收购土特产运来海口,委托九八行代销,九八行从中得利———卖100元的货,代理商获2元,货主获98元。九八行就是因这种分配方式而得名。

  清末民初,九八行著名的商号当属“安记”和“旭记”。此外,还有缺少资金的数家土产办庄如“齐记庄”、“和记庄”等。

  “安记”的创始人梁建绩祖居水巷口路。他早年丧父,因其叔叔膝下无子,便将他过继抚养。梁建绩的叔叔经营咸鱼店、小兑换点等小商铺,其过世后,留给了梁建绩一笔不多的遗产。

  但极具商业头脑的梁建绩却凭借着这笔小资金开创自己的事业,在他的中年时期便成为当时海口有名的富商。

  梁建绩的创业之路从当“水客”开始———带水产品前往香港销售,再从香港买回日用品销售。在挖得第一桶金后,他便在中山路开设了自己的九八行———“安记”。

  “旭记”创始人云旭如是琼山县府城镇甘蔗园人。年轻时的云旭如靠当小商贩起家,开设了“旭记”。云旭如中年早逝,所幸其后人云昌漠善于经营,除继承云旭如所经营的赤糖、槟榔、瓜子等土特产出口外,还大量进口“洋纱”进行销售。此后,云家的产业不断扩张:在热闹的博爱北路开设经营布匹的“嘉华号”,在水巷口开设专营汇兑的“尚亦庄”、专营代理业的“同懋号”。这几家不同行业的商号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资金雄厚,盈利丰盛。

  抗战胜利后,运往海口的各县土特产日益增多,许多小型的代理行不断涌现。这些代理行多由各县农户、商贩组成。当时对代理行一般都称“行家”,以其代理的主要土特产,分为“赤糖行家”、“槟榔行家”、“生猪行家”等。在这些小型的代理行中,当时较著名的有“万兴和”、“合丰行”、“祖安号”等商铺。与此同时,包括“南华行”、“南生庄”等在内的新的土特产运销商也纷纷设立。这些商家争相购买土特产,将它们源源不断地销往广州、香港、上海、天津等地。

  百货业:巨大需求量催生大量商铺

  解放前,几百万岛民对日用品的巨大需求量催生了海口繁华的百货业。上世纪四十年代以前,中山路、博爱路,聚集了一大批百货店铺。这些从事百货业的商铺,大体上分批发、零售两种。

  据史料记载,较早期从事百货批发的商号有位于中山路的“瑞隆号”。后来的“赖发盛”和“荣生号”则逐渐成为百货业批发商的龙头。但这两家的好景却并不长久。前者的第二代因嫡、庶之间的不和而倒闭;后者则因经营上后继无人而最终没落。

  由于从事百货批发的商号数量很大,因此一场拉拢各县批发商和“互挖墙脚”争抢管理人才的激烈战争在各商号之间打响。

  而提起当时著名的百货零售商,当属“精华公司”、“远东公司”。

  1919年开业的“精华公司”位于当时海口市比较繁华的城内街,即如今的博爱北路。公司有六个股东,都是当时嘉积镇上以经营布匹、百货业为主的商号。其中著名的富商、大亚旅店后来的经营者王先树也是股东之一。

  在“精华公司”开业前,市面上较有规模的是位于中山路上的“中兴商店”。在当时尚未时兴明码标价的背景下,这家商店因奉行“不二价”而深受消费者信赖。开业后,“精华公司”也效仿“中兴商店”的做法,加之其店面位置理想,店铺陈设华丽大方,店员服务态度极好,而且股东们个个都是商界极有管理经验的人,很快,“精华公司”便将“中兴商店”比了下去。

  曾在“精华公司”工作过的陈南洲回忆道:“岛外来客、岛内人民,凡是到过海口的,对精华公司都留个好印象。”

  眼见同乡业者在海口开设“精华公司”取得巨大成功,嘉积商人马元山、柯德三等人筹集四万光洋,在博爱北路上买下了一间少有的大铺宇,成立“远东公司”,希望能在海口百货业中分得一杯羹。

  “远东公司”经营的商品品种与“精华公司”大体相同,而铺宇又正好是斜对面,两家公司间由于竞争难免勾心斗角。最开始,“远东公司”并不比“精华公司”逊色,但随着南洋和本岛经济的不景气,人们的购买力下降,“远东公司”没能像“精华公司”一样熬过难关而最终倒闭,铺宇也转卖给了富商王先树。在这间铺宇中,王先树成立了后来成为海口姑娘少奶奶们心中“时尚风向标”的“裕大公司”。

  饮食业:全天供应尽显“人间烟火”

  若问起海口美食,老海口中的饕餮之徒们必会向你推荐博爱路、新华南、新华北等老街的很多食店或小吃摊点:博爱南的老字号牛腩店、博爱北的牛腩火锅、新华南的清补凉……闲逛于老街中,从早到晚,你总能为你的舌尖寻到诱人美味。

  美食的荟萃,在上世纪初的博爱路、新华北、新华南一带,是另一番更为极致的“人间烟火”。由于客商云集,在这一带,早、午、晚都有品种丰富的中茶和西茶供应,各种粉面类小摊、粥摊、甜品小食等也是一应俱全。

  在20世纪前后,博爱路一带已经有“金华号”、“金海号”等较为有名的茶楼酒馆。抗战前的海口市,大小酒楼、中西茶点多达上百家。

  大规模的酒楼多设在如今的新华北、新华南一带。“琼南酒楼”、“中国酒家”、“长安酒家”等都是具有一次承领上百席酒席能力的大酒家。这些酒家大都楼高几层,装潢华贵,服务周到。而其中最为成功的,就是经营长达近一个世纪的“琼南酒楼”。

  “琼南酒楼”的主办人覃启杰,人称“琼南四爹”。他不但经营方法高超,烹调技术更是十分精湛。“琼南酒楼”出品的“琼南大包”、“琼南伊面”等都是令人赞叹的绝佳美味。新中国成立后,“琼南酒楼”几经改名,最终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更名为“海口饭店”。

  一度非常繁华的海口老街,栉比鳞次的店铺,诞生了数以百计的老字号,如今年纪稍长一点的海口市民,对老字号还能如数家珍,而人们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两家———“大亚”和“裕大”。它们是不同群体青睐的对象。

  盛夏的海口,正午12点的阳光让老街显得寂寥很多,只有零碎的路人往来。如今的博爱北路,挂满了各种布艺商店的招牌。沿着这条老街反复寻找,记者尝试探寻往年的“裕大商场”———也就是后来的红霞商店的踪迹,来来回回却难以寻觅。在一间棉布老店前,记者偶遇了这家老店的店主。店主人向前方指出红霞商场的方向,说如今红霞商场不复存在,已经变成了一间挂着外国名字的布艺商店。曾经在红霞商场工作的他对于红霞的前身———昔日在海口名媛淑女间红极一时的“裕大”,则没有任何印象。

  显然,在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洗刷后,作为曾经被海口的名媛淑女们疯狂追捧的“时尚名店”,“裕大”的辉煌早已淡去。

  和“裕大”同样辉煌一时的,还有富贾云集的“大亚酒店”。若要提及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时尚和洋气之处所,“大亚酒店”和“裕大商场”当之无愧。这两者,一为富贾云集的高级旅店,一为名媛淑女趋之若鹜的时尚天堂。而它们的经营者,就是出身殷商之家的王先树。

  王先树:子承父业归国开创商业传奇

  王先树,又名王桂苑。他的父亲是新加坡著名琼籍华侨殷商王绍经。王绍经个子矮壮,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留有两撇八字胡子。新加坡一带的华人,流传着“福建有个陈嘉庚,海南有个王绍经”的顺口溜。他在新加坡几乎有一条马路的产业,只因一家店铺是福建人开设的,又知道他想把这条马路命名为“绍经街”而坚决不把铺面卖给他。

  王先树是王绍经的长子,1881年出生于琼海。孩童时期,王先树在家乡接受了私塾教育,十多岁时王绍经将他带往南洋。由于他聪明好学,精干敏捷,很快就熟悉经商门路,青年时代王绍经便让他往返星洲和琼州之间做生意。

  上世纪初,王先树身带十万光洋,只身回琼州开创事业,在后来的几十年里,他在海南缔造了自己的商业传奇。他首先在海口创办了富商云集的“大亚酒店”和令名媛淑女们趋之若鹜的“裕大公司”,接着又在嘉积开办恒裕兴百货公司,创办“批局”为海外华侨给家乡亲人汇款提供服务。后来,民国政府在此基础上,将之发展为邮局。

  为了表彰他对家乡的贡献,王先树获清政府任命为“戴花翎分省知府法部郎中”官衔,民国初年又出任乐会县知事。

  为王先树工作过的陈南洲曾经回忆,王先树是一个办事一丝不苟的人,又是个闲不住的人。比如,有个外地客户欠货款3元,他宁愿花5元旅费去收回。他经常作海口———新加坡———香港———海口———嘉积———海口这样的巡回一周之行,为的是要巡视他与父亲所投资的生意。

  大亚:骑楼依然在,辉煌再难寻

  繁忙的长堤路,车水马龙。路边,一栋三层的骑楼门面前,一块黄底红字的招牌上写着:大亚旅业。虽然依然沿用同样的字号,虽然还是同一栋骑楼,但如今的这间旅店却与当年那间堪称海口最好酒店之一的“大亚酒店”相差甚远。最初面向中山路的大门,已经改开在了长堤路的后店上。

  按照“住店二楼”的指示牌,记者沿着幽暗窄小的楼梯走上旅店。在每一阶楼梯边沿,点缀着花色的白色瓷砖已经被磨得暗淡。

  一位看上去50岁左右的妇人立于已经斑驳的柜台后,和一旁的年轻服务员闲聊着。她告诉记者,这里的前身就是以前人们常说的大亚旅店。“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妇人说道。

  这里的房间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张铺着席子的木床,一张椅子便是一间客房。只需花上60元,客人就可以在一间带有空调的客房住上一天。

  当年那家富贾云集的大亚旅店,如今已成为一间廉价酒店。唯有地板上的花色地砖、窗户上的彩色玻璃、幽长通透的走廊,以及依然保留着的名贵木材建造的客房大门,还能向后来者展示些许当年的气派。

  1940年,居住海口的法国人、英国人、日本人和朝鲜人已近2千人。因此,出入于此的不乏一些外国面孔。在这旅店的一道廊房前,曾有一间小咖啡馆。西装革履彬彬有礼的名流携着身着华服眉目生辉的淑女,安坐于此品尝“大亚”特地从南洋运回的咖啡,谈笑风生。这些情景,在这间历经了岁月洗刷的老骑楼中,已经不复存在,唯有留存于人们的想象当中,如老电影般回放。

  也许正是看中了“大亚”的气派,抗战时期,日军强占了这个酒店,改名为“海南岛酒店”,作为日本军政要员来海南时的接待酒店。

  何位川:大亚曾经的经营者

  王先树是大亚旅店最著名的所有者,但海南师范大学教授张兴吉却认为,王先树并非大亚的创始者。虽然“大亚”到底何时由何人创建暂时无据可考,但他认为,在王先树之前,大亚曾由一位名叫何位川的琼海籍商人经营。

  曾任海口商会副会长的何位川第一次进入张兴吉的视线,是在一次张兴吉翻阅琼州海口海南医院相关资料的时候。张兴吉发现,在当时医院的捐款列表中,何位川排在了重要位置。在之后的零碎史料中,张兴吉发现,何位川的名字出现在了海口市商会会员名册中,由此可见,何位川在上世纪20、30年代在海口商界十分活跃。1931年,何位川死于保安团事件,年仅36岁。

  张兴吉认为,“大亚”上世纪30年代以前属于何位川的永利公司,在何位川被杀后,酒店的主人才变为王先树。

  有资料记载,何位川又名君书,乐会仙寨村人。从商业学校毕业后,他曾在嘉积、海口先后负责经营顺兴隆、精华公司等商号,学陶朱,守信誉,生意兴隆。何位川十分热心推动慈善事业。他在海口市商会任职期间,在推动海南医院的前身———琼州海口海南医院的成立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曾同周成梅等知名人士多方联络,于l927年9月26日参与发起筹建海南医院。由于何位川等团结海内外商界人士慷慨捐资,这家医院得以在1930年7月1日顺利建成。他和19路军军长蔡廷锴还是好友,在他遇害后被安葬时,蔡廷锴为其题写了墓碑纪念。

  何位川最先经营的“顺兴隆”是当时嘉积镇经营布匹、百货业为主的商号,也是何家的兄弟企业,何位川在何家兄弟中排行老三。和王先树一样,这家企业的何家兄弟们是“精华公司”的股东之一。由于善于管理,何位川被选为“精华公司”的第一位经理。

  和王先树一样,在当时的抱团来到海口经商的商人中,何位川也是一位杰出代表。在当时的海口,琼海籍商人合股开设公司,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天地。其中,著名的“精华”、“远东”和“裕大”这三大公司的股东都来自琼海。

  裕大:海口的“时尚风向标”

  上世纪初,善于经营的王先树从倒闭的“远东公司”股东手中盘下了“远东”的铺宇,凭着雄厚的财力,他独资开设了“裕大公司”,由于有着丰富的布匹零售核批发经验,在已是轻车熟路的王先树的掌舵下,“裕大”取得了业务上的持续发展。

  “裕大”经营布匹百货零售,并以布匹批发为主。当年的“裕大”,是到海口进货的各县布商们的必经之处。

  抗日战争开始后,全国上下抵制日货,上海布重新占据主流市场。当时,“裕大”与上海的贸易往来密切,上海的时尚也随着往来的商船,出现在了“裕大”的柜台上。“裕大”的斜对面是同样经营布匹零售的“精华公司”,但据当时的一位常客讲,女人们更喜欢到“裕大”。因为“裕大”的名气,更因为“裕大”总是那么细腻地知道海口女人的心。

  解放前夕,王先树离开海南前往新加坡。解放之初,曾是“裕大”员工的陈南洲接到了老东家王先树的来信,委托他结束“裕大”的业务,并将其资金转入合资建设的海口“和平影院”。至此,曾经是海口“时尚风向标”的“裕大”,从此成为爱美女士们的记忆。


 

相关评论
特别说明:本站所有资源转载自互联网,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联系884323095@qq.com,我们将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