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会员账号:
网站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章内容

秀英炮台打响抗日第一炮

[日期:2014-05-02]   来源:网络  作者:转载   阅读:0[字体: ]

“克虏伯”大炮
 
 
 
营房门匾
 
 
 
振威台
 
 
振威台配套兵洞
 
 
 
浮雕·张之洞亲临秀英炮台
 
 
 
浮雕·秀英炮台的抗日往事


    核心引读


    位于海口市世贸南路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秀英炮台,在关闭了7年之后,于日前重新向公众开放。游览这座曾经扼守海口海上门户的古炮台,也让人们得以抚今追昔,去回味那段与之相连的历史往事。


    秀英炮台始建于一百多年前的清末,那时的清王朝风雨飘摇,西方列强的侵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东南沿海一度是战火纷飞的前线。秀英炮台,就诞生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它印刻着中华民族反抗侵略的历史,也留下了海南人民英勇抗日的事迹。


    未雨绸缪  为防止法国殖民者入侵海南而建


    进入秀英炮台的大门,一座以秀英炮台历史故事为背景的浮雕引起不少人的瞩目。沿着阶梯走上树荫苍翠的台地,城垛边上,一排五个掘地而成并有混凝土掩体的炮位里,巨大的铁炮伸出黝黑的炮口,指向北面的琼州海峡。此情此景,让人们不禁回想起了一百多年前中国海疆战火纷飞的旧日时光。


    1883年,越南向法国屈服的《顺化条约》签订后,中国成为法国占有越南的唯一障碍,法国决定消除这一障碍,立即禁绝了越南与中国的一切关系,并强迫越南撤退包括黑旗军在内的抗法军,于是造成了与中国直接对峙的形势。


    1883年12月,法军向驻守越南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中法战争爆发。1884年6月23日,法军突然到谅山附近的北黎(中国当时称为观音桥)地区“接防”,无理要求清军立即退回中国境内。中国驻军没有接到撤军命令,要求法军稍事等待,法军恃强前进,开枪打死清军代表,并炮击清军阵地。这次事件史称“北黎冲突”或“观音桥事变”。法国以此为扩大战争的藉口,照会清政府要求通饬驻越军队火速撤退,并赔偿军费两亿五千万法郎(约合白银三千八百万两),并威胁说,法国将占领中国一两个海口当作赔款的抵押。


    为了达到勒索的目的,法国将战火扩大到中国东南沿海。法国将它在中国和越南的舰队合成远东舰队,任命孤拔为统帅,乘机分别开进福州和基隆,一方面胁迫中国接受法国条件,一方面准备随时发动攻击,占领这些口岸。随着法舰炮轰马尾船厂及台湾基隆港的硝烟,法国开始将战火烧到了中国东南沿海。1884年8月26日,清廷颁发上谕,谴责法国“横索无名兵费,恣意要求”,“先启兵端”,令陆路各军迅速戒备,沿海各地严防法军侵入。这道上谕实际上是对法国侵略者的宣战书。


    在此背景下,与越南隔海相望的海南,也成为了法军袭扰的目标。法军舰队不时开到琼州海峡耀武扬威,其中的“萨尼号”甚至出现在距离海口海岸线不足一公里的水面上。为了防止法国趁机侵略海南,受两广总督张之洞之命督办雷琼两郡团练的海南文昌人潘存,向长官提出了在海口修建炮台的建议。不久之后,张之洞亲临海口视察防务,经过勘查地形,最终将炮台的地址选定在海口秀英村后的岗坡顶上。


    尽管中法战争在1885年结束,但出于防范的需要,秀英炮台的的建设并没有停止。1887年,张之洞委任“二品衔雷琼兵备道统领琼军”的朱采负责督建,由海口参将陈良杰负责具体施工。据《琼山县志》记载,秀英炮台“其工大极,非勇力所胜。”在修筑的过程中,“向港商借得铁路三百余丈,铸轮制车,每车可载土一百二十余担,以六人拖之,曲折奥阻之处以牛车人车帮运,人力较省。”4年之后,这一费银十余万、有五尊炮位及其藏弹洞、营房等配套设施在内的工程终于完工。张之洞特别向朝廷申请了经费,从德国购置了五门克虏伯大炮。这种后膛装的火炮,射程达到了15公里,在当时属于顶尖的岸防火炮。史料记载,秀英炮台设一名台长及五名炮长,外加60人的兵勇。炮台成军之后,张之洞曾亲临试炮。


    巨炮怒吼  沉寂多时的古炮痛击日寇


    现今的炮台遗迹,大体保持了原来的面貌,拱北、镇东、定西、振武、振威五座炮位自东向西一字排开,巨大的炮口朝向北部的琼州海峡海面。其中的振威台,除了炮位掩体,还保留了与之相配套的弹药库、藏弹洞、兵道及营房等原貌建筑。在炮位的后方,是操练场及官兵营房,掩体式的营房之上,一块“海南保障”的石匾,表明了秀英炮台的作用及地位。而秀英炮台所用的明台地下室结构,加上先进的武器装备及体制完备规模宏大的设施,使之成为了与虎门、吴淞、大沽口并列的晚清四大炮台之一。


    在秀英炮台建成、张之洞亲临试炮之后,海南的海疆平静如初,一直到清王朝覆灭,秀英炮台都未曾有一试锋芒的机会。1939年春,日军在侵略海南前夕,曾派出军舰在海口外海游弋,国民党琼崖警备司令王毅下令秀英炮台开火警告。让人想不到的是,沉寂多时的秀英炮台,不久之后即用一阵又一阵的弹雨,向日本侵略者发出了海南人民不屈的怒吼!


    据《海口文史(第十一辑)》的记载,民国肇始,秀英炮台被国民党军队接管,原来的清朝兵勇卸甲归田。由于这批前清兵勇多为本地人,又长时间生活在秀英村一带。失去了军籍的他们,也大多在所熟悉的炮台附近自谋生路。“七七事变”之后,抗日战事日趋激烈,接手秀英炮台的国民党军队苦于对老炮台的一窍不通,只得重新启用这批前朝老兵。


    1939年2月10日凌晨,日军集结军舰于海口水域,准备在此登陆。这时候,驻守秀英炮台的侦查兵从望远镜中观察到了日军的动向,并迅速向炮长陈起纲报告。陈起纲毫无犹豫下令全体士兵装炮迎敌。随着一声令下,五尊沉寂了半个世纪的德国古炮发出了震天怒吼,一颗又一颗炮弹向着日军舰队射去。狂妄的日本人始终没有料到,他们预想着毫不费力的登陆会受到这么猛烈的打击,恼羞成怒之下,日舰以密集的炮火向秀英炮台还击,日寇又调来飞机,以一轮又一轮的密集轰炸,企图压制秀英炮台的炮火。


    驻守秀英炮台的这批老兵,并没有被日寇凌厉的攻势所吓倒,他们顶着敌人的炮火,继续装弹还击。日军看到秀英炮台的火力始终不息,被迫改变计划,让军舰转向,从海口西北方向的天尾海滩登陆。随后,日寇以步兵分队包抄秀英炮台,要拔掉这个让他们受挫的军事据点。清晨,秀英炮台的哨兵发现了已经兵临城下的日军,于是鸣枪示警,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在古炮台下打响了。由于近战并非这批炮台老兵所擅长,赖以制敌的克虏伯大炮也无用武之地,老兵们只能且战且退,从暗道中撤离炮台。


    在这场历时3小时的炮战中,秀英炮台的五尊大炮总共发射了一百多颗炮弹,老兵陈才章等十余人壮烈牺牲,炮长陈起纲也受伤挂彩。后来,乡亲们将为国捐躯的义勇之士安葬在金牛岭下。事后,日军以狂妄的口吻宣布,登陆海口是“不流血的敌前登陆战”。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日军在占领了秀英炮台之后,对这五尊让他们受阻的老大炮恨之入骨,最后将其炸毁了事。


    秀英炮台发出的不屈怒吼,打响了海南抗日的第一炮,以让世人看到海南儿女守卫国土的决心与壮志。

    炮台往事  铭记一段屈辱的民族史


    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随着火炮的出现,在险要之地设置的炮台也应运而生。它们不仅是“以山溪之险”,而且借火炮之威,让军事行动进可攻、退可守。炮台深处,表面上向世人展示的是坚固与威严,实质上也是一种历史的载体。在我国,大量炮台遗迹,更是一部屈辱民族史的见证。


    一座炮台,必有一段交融着悲壮、屈辱以及痛楚的历史。


    广东虎门炮台,扼守着珠江口的军事要地。1839年6月3日林则徐在虎门镇口村销毁了21306箱英国鸦片,一年后,中英“鸦片战争”爆发。1941年,英军攻下了虎门要塞,摧毁了清朝当地驻军的防御工事,并包围了广州城。随着《南京条约》签订,近代中国开始进入了备受西方列强侵略的屈辱一页。


    吴淞炮台,镇守长江出海口,为东南国防门户。1842年,英军向吴淞炮台大举进攻,江南水师提督陈化成在此与英军展开殊死搏斗。最终吴淞失守,长江门户洞开,英军长驱直入……


    天津大沽口炮台,处于天津门户,也是拱卫京城的屏障。1858年,英、法为索取更多权益,在美、俄支持下悍然进攻大沽口炮台,清军英勇抵抗,激战3小时,炮台失陷。联军首次侵入天津,清王朝被迫签下《天津条约》。1900年,英、俄、德、日、美、法、意、奥等国组成八大联军以保护洋商为借口,在大沽口海面集结军舰和军队,妄图占领天津,进逼北京。罗荣光率将士坚守炮台,指挥清军奋勇还击,激战6小时,最后寡不敌众,炮台失守。罗荣光携眷属同赴国难,壮烈牺牲。腐朽的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而根据这一条约,保卫国土的大沽口炮台最终也被无能的清政府拆毁。


    国固难凭山水险。无论是虎门还是大沽口,这些看似固若金汤的军事要塞,当外国的坚船利炮真的开进了海湾,最终都不能起到御敌于国门之外的作用。只留下英雄赴难的悲壮以及让中国百姓遭受切肤之痛的不尽煎熬。


    往事幽幽,殷鉴不远。炮台,既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铁证,也是中国人民浴血奋战,英勇抗击侵略者的历史见证,更是激发后人警醒的活教材——透过秀英炮台的历史幽光,人们更深切地体会到“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

相关评论
特别说明:本站所有资源转载自互联网,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联系884323095@qq.com,我们将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