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会员账号:
网站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章内容

海南羊山地区拜祭“班帅公” 原型为汉代将领班超

[日期:2014-05-02]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陈怡   阅读:0[字体: ]

    海口市永兴镇苍英村的定远庙是供奉班超的庙宇之一。蒙乐生摄

    一位东汉时期投笔从戎的军事家和外交家,为何成为海南琼北民间祭祀的对象?又为何演变为“班帅”?

    就在新春伊始,庙会一个接一个之际,海南日报记者与文史专家一起走进羊山地区供奉班帅公的庙宇,探访这些古物遗珠,体味历经风雨的岁月痕迹,寻找关于班超的古老记忆。

    近期是海南省琼北地区的一年一度的“公期”、“婆期”高峰期。其中,羊山地区的“公期”民俗最为特色。

    由于羊山地区普遍建有班帅庙,班帅公亦是当地香火最旺的“公祖”。每年农历三月初九庙会,周边2区(龙华、秀英)3镇(遵谭、永兴、龙泉)40多个村庄的民众以及海府地区的信众汇集于此,村民端上全羊集体拜祭班帅公。

    “班帅公是汉代大英雄班超!”随意询问羊山地区村庄内设有班帅庙的村民,他们都会如是回答“公祖”的身份,并能向来人介绍班超的故事,如拥有伟大志气,投笔从戎,驱敌寇于国境之外,收复失地。

    海南乡土文化专家蒙乐生介绍,作为琼北地区供奉的多个“公祖”之一,班超是少有真实存在的历史英雄人物之一。虽然史料未记载到他与海南有任何的关联,但因为丘濬的戏剧创作等影响,不管是东谭“灵山祠”,还是咸东“西堡庙”,六神中最受尊崇的是“班帅公”。

    经常移驾

    村民家的“公祖”

    近日,沐浴着太阳西沉的金黄色余晖,记者驱车前往龙华区遵谭镇东谭村委会的儒缪村,这是一个有上千年历史的文明古村,是汉代珠崔郡治遗址,建有六神庙,供奉着六神,班帅公就是其中一位。

    “不凑巧,班帅公神像今天刚被请走了,改天再来。”正在乘凉的村民吴渤华说。一般来说,村民家里有升学、中奖等喜事时,一定会将六神中的一位请回家拜祭,班帅公是较为频繁被请回家的“公祖”之一。

    初次寻访未遇,我们开始辗转他村,毕竟羊山地区供奉班帅公的公庙数量极多。在秀英区永兴镇建群村委会专门供奉班帅公的儒学庙,记者遇到了刚刚送回庙的班帅公神像,它早上被村民请去拜祭,刚由看护者用摩托车送回来。

    看护者吴多焕介绍,班帅公是我们的“公祖”,而“公祖”的实质是一种“境主”地域管辖神,这是因为当年海南的汉人移民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生存下来,且自冼太夫人后再也没有军队来保护海南的汉人移民。在没有军队保护的情况下,这些“境主”便成了古人的精神依托。

    村民们说,大家对班帅公祖的敬重体现在祭拜的风俗上。在公期,众人不仅在庙内燃香火,还在全村所有的古井、古门、古祠和其他祭公处的入口或门的两侧,放置“丫”字形写有相关术语的木质“祭符”,老人会在现场或古榕树下休憩时给年轻后生讲公祖志向远大、不拘小节,实现立功异域梦想的精彩故事。

    逢年过节如清明、中秋时,以及每个月的农历初二、十六甚至其他平常日子,也常有人虔诚拜“公祖”,祈愿平安、发财、幸福等。

    走进儒学村班帅庙,可以看到一新一旧两块石碑,碑文上讲述了庙宇重修的原因和经过,还记录了庙宇的历史。虽然旧碑已字迹漫漶,但依稀可以看出“乾隆三十一年(1767年)立”的字样。

    新碑上面镌有《重建儒学坊班帅庙宇序》,序曰:“儒将班帅,忧国虑民,立兴国安邦之凌云壮志,投笔从戎。远征匈奴,立功西域;威光凛然,律令严明。为汉室除强暴,为黎民求祥和。护国佑民,御灾禳祸,丰功伟绩,永垂青史,英名铭刻后世。儒学坊绅民于……”

班帅原型

    是汉代将领班超

    “班帅公亦称班超公,村民们拜祭的是汉代守护边疆的将领班超,而非有些人认为的班固。琼北‘公祖’很多,但是有明确历史名人原型的不多,足可见其特殊之处。”蒙乐生解释道。

    班超出生在今陕西咸阳,是东汉著名的军事家和外交家。其父班彪、长兄班固、妹妹班昭都是著名史学家。

    《后汉书·班超列传》记载,因家境贫寒,班超靠替官府抄写文书,奉养老母维持生计。后来,相面者说其先辈虽是平民百姓,但他“生燕颔虎颈,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也!”意思是说他有燕子一般的下巴,老虎一样的头颈,燕子会飞,虎要食肉,这是个万里封侯的命相。

    汉代之时,西北方匈奴的不断入侵中土,是两汉四百多年来在边境上一直存在的隐患。如何正确处理这个问题,关系到汉代政治经济的发展和与西域各国的经济文化交流,因此为历朝统治者所重视。

    班超正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出现的一位杰出将领。他博览群书,胸怀大志,孝敬恭谨,审察事理,以非凡的政治和军事才能,在西域驻守的三十一年中,正确地执行了汉王朝“断匈奴右臂”的政策,自始至终立足于争取多数,分化、瓦解和驱逐匈奴势力,因而战必胜,攻必取。不仅维护了祖国的安全,而且加强了与西域各族的联系,为我国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巩固和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他投笔从戎后,凭借智勇,成为以战养战的行家里手,曾以三十六骑平西域的故事一直为后人传诵。他是以夷制夷政策的鼻祖,创造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经典,也以传奇般的经历成为一个时代的剪影。

    由于班帅公的原型是将领班超,村民对“公祖”班帅的“正气而富有神韵”的相貌非常看重。

    以儒本村的班帅公雕像设计为例,由于该庙的班帅公神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被烧毁,虽然后来刻制了一个,但众人一致认为手艺不好,面相无燕子和老虎的气质,遂给塞在了供桌下面。

    羊山人独崇

    班帅的历史缘由

    在海口市及周边市县,民间供奉班帅公的比比皆是,尤其是在羊山地区更是多见。不少人到羊山地区走访后大惑不解:社庙里为何供奉的是班超?村里人也回答不清楚,很多信奉班帅公的村落并非“班”姓后人。

    按理说,“珠崖神庙”供奉的前伏波将军路博德和后伏将军马援,前者“首开九郡”,海南从此正式列入中国版图;后者“复立珠崖”,海南重归一统,他们功勋业绩巨大。可是,两伏波将军只是“兼祀”,而班帅公却是“主祭”。

    据儒本村退休老师吴万寿介绍,海口羊山地区居民大多数是从内地入琼的汉族官宦后裔,推崇儒学和班帅的爱国思想,并兴建庙宇,将其遗风传承。因此,在琼北羊山地区,很多村庄都是用儒字来命名,古代就建有众多的班帅庙,既是中原文化的传承,也形成海南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蒙乐生对于这一现象则另有一番理解,经过研究众多班帅庙的碑文,他总结出村民所祭祀的是“护国佑民,御灾禳祸”的英雄。

    “论英雄,汉两伏波将军挥鞭遥指,把海南纳入了中华版土,使边陲得以安靖,百姓得以庇护,他对海南的作用更为重大。而唯独羊山人将班超供为神,这与海南乡贤丘濬密切相关。”蒙乐生说。

    他进一步解释,人们都知道丘濬是“理学名臣”,都知道明《名臣录》评价他:“本朝大臣律己之严,理学之正,著述之富,未有出其右者”。

    但是,丘濬是我国明代著名戏剧家,他曾撰写《投笔记》、《罗囊记》、《五伦全备记》、《举鼎记》等杂剧传奇,这些却并不广为人知。

    例如,丘濬的《投笔记》影响深远,其中班超投笔从戎的故事激励当时一批青年学子“效法汉族英雄班超的伟大志气,投笔从戎,驱敌寇于国境之外,收复失地,还我河山”。

    蒙乐生说,班超因丘濬而成为“羊山公祖”,被海口2区(龙华、秀英)3镇(遵谭、永兴、龙泉)40多个村庄的民众以及海府地区民众信奉,这并不广为人知。

相关评论
特别说明:本站所有资源转载自互联网,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联系884323095@qq.com,我们将尽快处理。